许昌
直辖市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山东
青岛 济南 烟台 潍坊 临沂 淄博 济宁 泰安 聊城 威海 枣庄 德州 日照 东营 菏泽 滨州 莱芜
江苏
苏州 南京 无锡 常州 徐州 南通 扬州 盐城 淮安 连云港 泰州 宿迁 镇江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金华 嘉兴 台州 绍兴 湖州 丽水 衢州 舟山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阜阳 淮南 安庆 宿州 六安 淮北 滁州 马鞍山 铜陵 宣城 亳州 黄山 池州
广东
深圳 广州 东莞 佛山 中山 珠海 惠州 江门 汕头 湛江 肇庆 茂名 揭阳 梅州 清远 阳江 韶关 河源 云浮 汕尾 潮州
福建
福州 厦门 泉州 莆田 漳州 宁德 三明 南平 龙岩
广西
南宁 柳州 桂林 玉林 梧州 北海 贵港 钦州 百色 河池 来宾 贺州 防城港 崇左
海南
海口 三亚 三沙 儋州
河南
郑州 洛阳 新乡 南阳 许昌 平顶山 安阳 焦作 商丘 开封 濮阳 周口 信阳 驻马店 漯河 三门峡 鹤壁
湖北
武汉 宜昌 襄阳 荆州 十堰 黄石 孝感 黄冈 恩施 荆门 咸宁 鄂州 随州
湖南
长沙 株洲 益阳 常德 衡阳 湘潭 岳阳 郴州 邵阳 怀化 永州 娄底 湘西 张家界
江西
南昌 赣州 九江 宜春 吉安 上饶 萍乡 抚州 景德镇 新余 鹰潭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锦州 抚顺 营口 盘锦 朝阳 丹东 辽阳 本溪 葫芦岛 铁岭 阜新
黑龙江
哈尔滨 大庆 齐齐哈尔 佳木斯 鸡西 双鸭山 鹤岗 牡丹江 绥化 七台河 伊春 黑河 大兴安岭
吉林
长春 吉林市 四平 延边 松原 白城 通化 白山 辽源
四川
成都 绵阳 德阳 南充 宜宾 自贡 乐山 泸州 达州 内江 遂宁 攀枝花 眉山 广安 资阳 凉山 广元 雅安 巴中 阿坝 甘孜
云南
昆明 曲靖 大理 红河 玉溪 丽江 文山 楚雄 西双版纳 昭通 德宏 普洱 保山 临沧 迪庆 怒江
贵州
贵阳 遵义 黔东南 黔南 六盘水 毕节 铜仁 安顺 黔西南
西藏
拉萨 林芝 日喀则 山南 那曲 阿里 昌都
河北
石家庄 保定 唐山 廊坊 邯郸 秦皇岛 沧州 邢台 衡水 张家口 承德
山西
太原 临汾 大同 运城 晋中 长治 晋城 阳泉 吕梁 忻州 朔州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赤峰 鄂尔多斯 通辽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兴安盟 乌海 阿拉善
陕西
西安 咸阳 宝鸡 渭南 汉中 榆林 延安 安康 商洛 铜川
新疆
乌鲁木齐 伊犁 阿克苏 喀什 巴音郭楞 昌吉 哈密 博尔塔拉 克拉玛依 阿勒泰 吐鲁番 和田
甘肃
兰州 张掖 天水 庆阳 平凉 酒泉 白银 武威 金昌 陇南 嘉峪关 临夏 定西 甘南
宁夏
银川 吴忠 石嘴山 中卫 固原
青海
西宁 海西 玉树 海东 海北 黄南 果洛
当前位置:许昌房产网>许昌房产新闻>本地楼市>

异地搬迁搬成了半拉子 他们为何不愿搬家?

发布时间:2019-05-25|浏览次数:99|

易地扶贫搬迁是脱贫攻坚的有效手段之一,尤其对生存条件恶劣地区的群众是极大利好。当前各地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有的实施顺利,有的则不同程度出现问题,甚至搬成了“半拉子”。

  他们为何不愿搬家?

  2018年底,记者走访西部地区一个贫困县发现,有的村庄搬迁指标难以完成。比如,一个村庄有建档立卡贫困户300多人,上级下达100多人的搬迁任务,到2018年11月,仅有20多人领了钥匙。当地干部表示,这个搬迁任务难以完成。

  在该村提供的2016年以来的易地扶贫搬迁户名册上,半月谈记者看到,不少贫困户备注栏注明“已搬迁”。

  当地干部坦承,最初征求意见时,贫困户是同意搬迁的,所以上报为“已搬迁”。近一年来,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居住条件改善,加之危房改造力度加大,贫困户不再愿意搬迁。为了应付上级检查,只能先注明“已搬迁”,再考虑做群众的思想工作。

  今年1月,在西部地区另一个省份,半月谈记者同样了解到建而不搬的现象。

  一位唐姓贫困户家里有6口人,种了20亩烤烟、2亩多蔬菜。享受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后,2016年他在镇上安置点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因安置点离自家耕地较远,他没有在那里定居,仍住在自家耕地旁土木结构与砖瓦结构混搭的房子里。

  该贫困户说,之所以不住在安置后的房子里,是因为离自家耕地实在太远了。住在新房里,只能天天在街上闲逛,赚不了钱。

  “虽然镇上房子条件好、生活好,但没啥好干的活儿,生活来源没了,所以还是要回老家住。”

  要想搬得出,先要稳得住

  采访了解到,搬不出、稳不住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一是部分年纪大的贫困户,往往把新房给儿女住,自己不搬过去。这种情况在“老弱病残”等群体表现尤为明显,他们认为自己也没有什么奔头儿了,搬不搬区别不大,还不如在熟悉的地方留守。

  二是部分贫困户有了新房还是舍不得故土。一些已经搬迁的贫困户,还是经常回村里,因为老家还种了玉米、养了鸡鸭;一些还未搬迁的贫困户对新房的预期不稳定,如果一定要执行“住新拆旧”的政策,他们表示宁愿不搬新房。

  另外,部分山区群众在原住地可以实现肉类、蔬菜自给,对于这部分已经习惯这样生活模式的群众来说,搬入安置点的生活适应难度更大。

  三是集中迁入地缺乏稳定就业,搬迁群众生活水平无法得到显著提升,这是最根本的原因。地方政府多在搬迁前“算过账”,许多项目周边也配套了各种市场,但往往停留在理想模式,贫困县缺少工业,服务业岗位有限,这种“算账”难以完全落地。

  今年2月,华北地区一深度贫困县贫困户在新建搬迁小区对记者说:“我们3个村易地搬迁到这里集中居住,房子盖得很漂亮,但是来了没活儿干,不得不回原居住地种地、搞养殖。原来的村拆不了,原先的3个村成了如今的4个村。”

  基层干部认为,易地扶贫搬迁不能“一搬了事”,规划、住建、人社等部门一定要形成合力,不仅要科学谋划搬迁选址、基础设施等,还应重视搬迁后的产业发展和就业创业问题,确保“搬得出”之后“稳得住”“能致富”,谨防产住分离、搬迁致贫,消除贫困群众的后顾之忧。

来源:人民网

许昌楼盘:
许昌二手房:
许昌租房:
周边城市: